四川紅劍集團公司歡迎您! 您是第 位訪問者

HOME關于我們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紅劍風采 > 餐飲休閑

那些年,“追”重啤的外資小伙伴們

TIME:2013-11-20 12:07:44  HEAT:[大字][中字][小字]

仿佛命中注定一般,重啤最終難逃被外資收購的命運。

翻一翻舊紙堆,外資收購重啤的“情感”戲竟已唱了十年。這十年,用一句話概括就是:白富美與高富帥土豪的情感糾葛史。這里邊,沒屌絲什么事。
在這十年間,各個外資企業紛紛對重啤展開“求愛”攻勢,先是蘇格蘭•紐卡斯爾(以下簡稱“蘇紐”)的淺嘗,再到嘉士伯的接力。隨后漸入高潮,上演百威英博、華潤雪花、嘉士伯三巨頭“搶親”大作戰。最后,花落嘉士伯,劇終。始終如一的,還是嘉士伯,從08年以“小三”身份“橫刀奪愛”入股重啤,到13年抱得“美人”歸。這5年多來,充分證明了“只要鋤頭舞的好,哪有墻角挖不倒”這句真理。“小三”轉正,很難說這不是“真愛”。
下面,博主就扒一扒那些年外資和重啤的“愛恨糾葛”。

因為愛情
蘇紐入股重啤
在這個故事的開頭,“白富美”重啤和“高富帥”蘇紐戀愛了。2004年,在“證婚人”重慶市政府的主持下,蘇紐下重金作聘禮和重啤“訂婚”。
蘇紐的家世背景,那可是相當的深,當時它是英國最大的啤酒公司,全球第六大啤酒制造商。作為典型的高富帥,一出手就是大手筆。以10.5元/股,5.25億元入股重啤,持股19.51%,成為二股東。要知道,那時的通貨,還沒有現在這般膨脹。
財大氣粗的蘇紐啤酒,花如此高價收購重啤股份那可真是羨煞旁人。當時“北有燕京,南有珠江,東有青島,西有重慶”,號稱國內啤酒界“四大美人”(博主封的)。對于這次收購,同為“四美”之一的青島啤酒有點嫉妒羨慕,“國外的啤酒廠商是不是有點饑不擇食了?”青島啤酒高層如是說,對此重啤笑而不語。
其實,蘇紐和重啤彼此并不陌生,兩者“相戀”多年,算得上是青梅竹馬。時任重慶啤酒董事會證券事務代表的鄧煒稱,“雙方在10年前就已經開始了合作,當時,我們一起進行技術和品牌方面的合作。蘇紐方面給予了重慶啤酒大量的技術支持,并進行品牌許可,生產麥克王牌啤酒,主攻中高端市場。”
有知情人士透露,擬收購重慶啤酒的公司不只蘇紐一家,另一家公司甚至開出了每股13元的更高價格。
可能“因為愛情”,重啤最終選擇了蘇紐。
就這樣,重啤成了蘇紐未過門的“未婚妻”。

橫刀奪愛
嘉士伯收購蘇紐持股重啤
原以為,高富帥和白富美從此就會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
然而,世事變幻,曾高價收購重啤股權的蘇紐,竟被別人收購了。
2008年,嘉士伯和喜力聯手買下蘇紐,收購價78億英鎊,折合人民幣超過1100億元,土豪范盡顯。蘇紐在重啤的股份歸嘉士伯所有,交易完成后,嘉士伯持股17.46%,成為重啤第二大股東。重啤集團占股32.25%,依然是最大股東。
高富帥遇上土豪,只有認栽了。嘉士伯的“橫刀奪愛”,讓“初戀”蘇紐被迫拋棄了重啤,男默女淚,重啤只好從了嘉士伯,和嘉士伯開始了第二段戀情。

惡霸搶親
重啤早年辛酸“情感”史
說起來,重啤被外資青睞,最早還不是起于蘇紐。
時間倒回到上世紀90年代,作為重啤集團前身的重慶啤酒廠,尚處在發展階段,經營困難,也就是個落魄的小姐。那時她還沒找到自己的白馬王子,不能待價而沽,更談不上以后的奇遇——接連被蘇紐、嘉士伯這些“高富帥”“土豪”包養了。
當時,一家國際著名啤酒集團來到了重慶,一眼“相中”重啤,主動提出要收購重慶啤酒廠。但是,外商提出的條件相當苛刻:收購后,只能保留重啤原廠1400多名員工中的200人,剩余人員由重啤在收購前自行處理,這意味著將有1000多名職工面臨失業。
嫁人連隨嫁丫鬟都不能多帶,這和賣身有何區別?
重啤感到無法接受,最終拒絕了這門“婚事”。當時的重啤也算是有節操的。
重啤的節操感動了工人,激發了大家的雄心。1400多名工人爆發出驚人的能量,在隨后短短幾年時間就讓重啤擺脫了困境。而當年的“惡霸”卻陷入了資不抵債的怪圈,最后退出了中國市場。
這樣的勵志好故事,真是滿滿的正能量。

父母之命
重啤“出嫁”三巨頭“搶親”
可到了2010年,重啤的節操就快保不住了——重啤要“出嫁”了。
2010年4月,重啤集團公開出讓12.25%股份,進行“比武招親”。
百威英博、華潤雪花和嘉士伯三位“土豪”應征 。當時,百威英博是全球最大的啤酒釀造商,嘉士伯位列第五,而華潤雪花的背后,有個土豪老爹——全球第二大啤酒企業SABMiller。有業內人士分析認為, 百威英博雖然名頭最響,但其實是打醬油的。 最激烈的競爭,將在華潤和嘉士伯之間展開。最終,嘉士伯勝出,一舉成為最大股東,前后合計占有29.71%股份。重啤退居第二,占20%股份。
嘉士伯雖然貴為重慶啤酒的第一大股東,但并未能實際控制重慶啤酒經營,重啤仍然由重慶國資委下的重慶啤酒集團管理班子在運營。
也就是說,重啤雖然“嫁”給了嘉士伯,但還未“圓房”。“奴家的身子還是干凈的”,重啤至少可以這樣自辯,證明節操未碎。
可嘉士伯要了重啤一件很重要的東西當定情信物,那就是“山城牌”商標。許多重啤職工反對將“山城牌”商標賣給外資,他們害怕重啤重蹈重慶天府可樂的覆轍:上世紀90年代,天府可樂曾是國內外著名飲料品牌,但自從被百事可樂收購后,天府可樂品牌逐漸被外方拋棄而最終在市場消亡。
這里面還有一層疑問就是:當時重啤盈利情況良好,是正處于上升期的優質企業,為什么急于將自己“嫁”出去呢?
原來,這次“招親”,重啤做不了主,一切只能聽從“父母之命”。
重啤集團“大管家”——董事長黃明貴接受采訪時稱:“這次轉讓不是我們所能決定的。”而重啤另一位管理層人士則稱,重啤這次股權轉讓是重慶市國資委、重慶輕紡控股集團在具體實施。重慶市國資委有關負責人也沒有否認,市長黃奇帆對這次收購予以了高度評價,稱:“這次合作必將成為中國啤酒史上和重慶國有企業改制、開放史上的一個非常經典、成功、雙贏的案例,并將對中國證券市場帶來深遠的影響。”
贏得這場“招親”的嘉士伯態度則更顯曖昧,亞洲區副總裁白榮恩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這是一種緣分,不過我們確實很努力,政府也很喜歡我們(笑)。”
嘉士伯的確很努力。
其時,嘉士伯連續三年虧損,身子虛著,但舍得玩命。它以每股40.22元的價格受讓重啤股權,收購金額高達23.84億元,遠高于征集方案時的加權均價25.33元,溢價58.89%,是參與“搶親”的土豪中出價最高的。
看來,嘉士伯對重啤是“真愛”呢!

“神話”破滅
重啤“身價”大跌
重啤“嫁”給嘉士伯后,沒過上多長時間好日子,就身患重病了。這一切緣于重啤旗下公司一直鉆研的“秘方”——乙肝疫苗項目。
幾乎每次在重啤公布疫苗開發的進展后,重啤股價都會大幅上漲。13年來重啤一直對外宣稱,該項目進展順利。為此,很多投資者慕名而來,不惜投下巨金,希望這個“秘方”能賣出好價錢。哪知,就在見證奇跡的時刻,劇情急轉,科幻片變成了驚悚片。2011年12月8日,重啤公告乙肝疫苗二期臨床實驗療效相當于安慰劑。也就是說,重啤辛苦十幾年搞出來的疫苗,根本就沒療效。公告一出,猶如晴天霹靂,讓重啤和它的投資者遭受到了莫大的打擊。在11個交易日里,走出了10個跌停板,重啤的小心臟都快跟著股價跌停了。
“疫苗神話”的破滅,讓重啤200多億的市值煙消云散了,股價從巔峰時的83塊1毛2,跌到20塊1毛6。
這就好比重啤這個“白富美”擁有傲人的胸部,這是她身上最吸引人之處。一直以來,她對外宣稱:自己的胸部會不斷變大,不定期在微博微信上發布胸部從A罩杯慢慢變大到G罩杯的照片,引無數男人競折腰,花重金包養她。哪知現在,如志玲墜馬碎胸,G罩杯變成了A罩杯,里面硅膠灑滿地。人們才發現上當受騙了,之前花錢包養她的男人,紛紛痛罵,自己的錢打水漂了。
而重啤則從一位大胸美女變成了平胸美女,身價大跌。

布局嫌疑
嘉士伯背后操縱故意打壓重啤股價?
有媒體質疑,這是嘉士伯精心布的一個局。
疑點有二:重慶啤酒為什么要突然公布乙肝疫苗雙盲實驗的數據?重啤集團和嘉士伯內部在此前是否已經知道了實驗結果?
那篇報道指出:“‘重啤的乙肝疫苗項目早就被認定為無效的,內部都知道。’重慶三軍醫大一位內部人士透露,這個項目曾經是重慶三軍醫大的明星項目,但2007年之后就發現方向有問題,于是研究就停了,只有佳辰生物(重啤控股子公司 博主注)那邊還在繼續做實驗,此前負責該項目的吳玉章團隊早已轉去其他項目的研究。”
“‘當年我就覺得這件事情有蹊蹺,這么一來就更肯定了我的判斷。’一位長期跟蹤重慶啤酒的私募界人士稱,當年重慶啤酒在從未公告過實驗進程的情況下突然公告數據,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嘉士伯背后操縱故意打壓股價。”
趁人病,要人命。這樣說來,嘉士伯可真夠“腹黑”的。你愛或不愛,我就在那里,不棄不離,等待時機,完全占有你。
但是否真是如此,就見仁見智了。

內幕曝出
嘉士伯當初已知乙肝疫苗是個笑話
嘉士伯在2010年收購重啤股份的時候,對重啤鐘愛的乙肝疫苗項目褒獎有加。嘉士伯亞洲區高級副總裁白榮恩當時對媒體高調宣稱:“這次的收購價格,已經包含了我們對乙肝疫苗的濃厚興趣……這一塊將來發展成怎樣,大家都不知道,但我們必須繼續支持并投資,我們也希望它有好的命運。”
話說得漂亮。可一位自稱參與這次收購的網友不這么認為,“作為收購中介,知道嘉士伯是真的想控股進入中國市場……嘉士伯當初已經知道乙肝疫苗是個笑話……嘉士伯對乙肝疫苗及其他重啤在搞的沒有興趣,主要目標還是重啤集團和股份公司下的啤酒廠。”
孰是孰非,無從知曉。我們后來知道的是,重啤的乙肝疫苗確實成了個笑話。
而在重啤“疫苗神話” 破滅后,2012和2013年,嘉士伯實施了一系列收購——“入洞房”的時候到了。
2012年2月,嘉士伯拿出2.04億元與重慶啤酒一道增資,控股重慶嘉釀啤酒有限公司,把重啤集團在西部的企業納入旗下。
2012年12月,嘉士伯以6.09億元受讓了重慶輕紡集團和重啤集團持有的重慶嘉釀啤酒公司18.58%股權,完全收編了重啤集團西部資產。
2013年11月5日,嘉士伯斥資29.2億元開始實施部分要約收購重慶啤酒20%股權。20元/股,比2010年那次劃算多了。
這次要約收購期限屆滿后,嘉士伯最多持有重慶啤酒60%股份,處于絕對控股地位,而重啤集團不占任何股份,國有資產至此徹底退出,重啤將跟著“夫家”姓“外”了。
這樣,重啤“嫁”人的大戲總算是要唱完了。

前途未卜
重啤,下一個天府可樂?
對于重啤“嫁”人,博主感到一絲憂慮,擔心多年后再也不能和知心好友喝到山城啤酒了。
有媒體評論嘉士伯2010年的那次收購——
“雖然本次轉讓條件也要求:受讓方具有幫助重啤持續發展的能力,以及做大做強重啤的計劃和安排;雖然嘉士伯也一直堅稱要堅持雙品牌戰略,推行本土化策略,實現雙贏。然而,這樣的承諾還是難以令人放心。重慶國資委近日已透露,嘉士伯將借助重啤現有的廠區,將其高端國際品牌啤酒安排在重慶生產,計劃2011年開始生產,將重慶打造成為嘉士伯中國區的生產和物流中心。這表明,嘉士伯已心有旁騖了,將難以專心致志打造重啤。”
而且,還舉了個例子:“當年,青啤大舉收購全國各地地方品牌時,也承諾要“堅持雙品牌戰略,推行本土化策略”,但如今這些地方品牌啤酒基本都被廢了,都統一生產“青島啤酒”了。”
重啤會消失嗎?
聽聞重啤被收購的消息后,一重慶網友無不擔心的評論道:“有朋友已經在社交網絡上表明憂慮,擔心這個品牌會消失,味道會改變。”
至此,博主想說一句:重啤,還記得嘉陵江畔的天府可樂嗎?
而天府可樂,看到現在的重啤,會不會滿眼都是自己當初“嫁”給百事可樂時的樣子?
 

關于紅劍聯系我們新聞動態合作伙伴誠聘英才酒水文化圖片展示便民寶箱

Powered by 中國四川紅劍 welcome 蜀ICP備11001521號-1 中國四川紅劍集團公司
公司總部:四川什邡市城北雍城北路紅劍大樓 電話:0838-8230666 攀枝花分部:四川省攀枝花市機場路金海大廈12樓5號6號7號 電話:0812-2234458 (傳真)
成都分部:四川成都市武羊大道武侯立交橋右側四川圣劍有限公司 電話:028-85379729 麗江分部:雪山大道 電話:0888-5148629
技術支持::攀枝花乙客網絡 QQ:179271870

彩票走势图大全大赢家